气功与靈界黑暗

趙暉

  在正文之前,我必須聲明兩點:第一,气功現象是非常复雜的,有各种各樣的解釋,由于本人水平有限,我不敢保證我的關于气功的說法完全正确,同時大多數人(包括基督徒)并沒有靈界的經驗或机會,因此我不想和任何人爭論;第二,希望大家不要有任何好奇的心理來模仿气功、瑜珈等一切与靈界相關的活動,否則會帶來很多意想不到的麻煩和危險。

  關于信仰的事,人們眾說紛紜。有人說,反正不管哪門宗教,都差不多,都是尋個心理自我安慰,哪還真有什么鬼啊、神的;大多數人認為,過去科學不發達,對客觀世界認識不足,就存在迷信,就把神拿來當擋箭牌;隨著科學技術的發達,一切宗教必將被歷史所淘汰。是不是真的如圣經所說,存在著另外一個屬靈世界呢?人是否可以經歷這個超自然的靈界呢?我從一個气功迷變成一個基督徒,走過了一條彎彎曲曲的路。

  一、我的經歷

  1.我的教育背景和工作經歷

  我出生在一個知識分子家庭,從小就喜歡動腦筋,5歲就開始下中國象棋。我的父母都是大學教師,一個教物理,一個教化學,家里對科學的崇拜可以說是根深蒂固。小時候隨父母下放農村,因為沒有電,夏天乘涼的時候,經常數天上的星星。我最喜歡看的書是《十万個為什么》天文版,最喜歡的是數學和物理,在中學階段就讀完了陳景潤寫的一個小冊子《初等數論》。我常思考,如果站在宇宙邊上,把一只腳跨到外面去,那將會是一個什么情況?但由于長期接受無神論教育,從小高唱《國際歌》:“從來就沒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這些問題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粉碎“四人幫”后,國內的學習風气很濃,我當時堅信一個道理:“學會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1981年考入大學電机工程專業學習,1985年畢業后考上碩士研究生,1988年畢業后參加工作。人生的道路中,我一直不認命,認為世上無難事,只要肯登攀,但有時又對人生的命運起伏波折感到迷惑不解。

  2.初識气功

  在讀大學期間,由于我學習十分刻苦,學習成績總是在班上名列前茅,自己又沒有很好地照顧自己,身体、睡眠開始變得很差,胃口也不好,我很煩惱。我們班上有一個同學,跟我關系很好,興趣愛好很投契,可以說無話不談。大約是1984年,我這個同學有一天悄悄地拿出了一本《气功》雜志,是浙江出的一本小冊子,他跟我談起了气功,建議我練練气功,會對我身体有好處。他說,他原來有肺結核,經透視發現肺上有兩個洞,不得已休學在山上療養院治療。療養院遠离市區,空气新鮮。我這個同學在那里跟人學練气功,每天吐故納新,不亦樂乎,終于治好他的肺結核。我听來也滿感新奇,世界上竟然還有這等奇事。于是我開始逐步接触气功。我們班上也開始有几個人練气功。通過互相交流和參考一些气功書,慢慢地懂得了丹田、經絡、大小周天等概念。气感也慢慢起來了,通過意守丹田和呼吸訓練,我選擇了當時比較流行的內養功,這個功是中國北戴河气功療養院院長劉貴珍發明的,對呼吸和消化系統有很好的治療作用;練了以后,气往往很足,在身上跑來跑去,在督脈上往往先從尾閭穴發動,經命門,命門穴在身体的背后,肚臍眼的對稱處,然后气又往玉枕穴位跑,玉枕在腦后,睡覺放枕頭的地方。當气儲備到一定程度時候,它就自動在經絡里走。气功書上說,當小周天打通后,人就不會生病。小周天也就是任督兩脈,任脈在前面,督脈在后面,中醫說前為陰,后為陽,下為陰,上為陽,里為陰,外為陽。按照气功的說法,小周天只是練功過程的第一步,也就是練精化气。据說小孩剛出生時,小周天是連通的,六個月以后慢慢閉塞了,因此,可以說練功也就是返老還童的過程。

  在掌握一定的气功理論后,大家又互相交流,我的功力增長得也很快。的确,練功后,精力充沛了,飯量增加了,睡眠變好了,練功者也開始互相攀比,看誰功夫高。我也暗暗地下了決心,不但要打通小周天,還要打通大周天,使自己功力深厚。

  3.接触高級气功

  1986年,我認為中國气功走向了高潮。所謂高潮,也就是說,高級气功師開始出山了,他們的功夫高得有時讓人難以想象。我也開始被他們所迷住并模仿他們,晚上經常雙盤打坐至子時。以下介紹我所遇到的几种气功,其中以嚴新气功最為影響我。

  (1)真元窺密

  1986年,我接触到的第一個高級功法叫“真元窺密”,此功法系武當太乙門鐵岭派,其傳人李xx在北京介紹這功夫時,首先作了一番表演。在桌子上擺了一塊薄鉛板,用勞宮穴發气,見一道光穿過鉛板,可見气功之威力。李鬃在東北開了一家聾啞治療所,專門治療聾啞儿童,据說當時排隊已到2000年。這個功法主要是通過打開手太陰肺經,將后天之气練為先天之气,然后直接打通大周天。我們學的一主要功法叫“寒山七式”,實際上只學了六式,每一式負責打通兩條經絡,共十二條經絡。第七式是練輕功的,在李xx手上已失傳。

  當我練這個功一個星期以后,我發現我的肺經打開了,兩個肺像風箱一樣,呼拉呼拉地,大量的氧气吸了進來,舒服极了。渾身充滿了力气,使不完的勁。兩個星期結束后,消化系統明顯好轉。當時我深深地感到,气功真是個好東西,如果全國人民都來練功的話,將會省一大筆醫藥費。

  (2)禪密功

  我開始買一些雜志,注意有關气功的信息。1987年,禪密功開始在中國流行,它的影響很大,當時被稱為中國十大气功。其出處是藏傳佛教,原屬黃教,即宗巴嘎。其傳人系劉鬃。一天,我看到一則廣告,說,劉的弟子馬鬃(女)要來教功,我就去報了名,參加了兩個禮拜的學習班。

  禪密功的功法很多,其中心功是慧功,也就是開發智慧。所謂智慧,也就是特气功能,禪密功也就是教你怎么練特气功能。這個功法效果极快。每天晚上,老師還給學生遙控加功。老師說,到一定程度,你的慧目將會打開。慧目,也就是道家气功所說的天目。我記得在練到一定程度時候,我開始聞到檀香味,其他同學也聞到了。老師說,這是好事,檀香是本功法一大特點,說明功力有長進。在班上很多同學出了功夫,有一些駭人的体會,不過我未碰上,心中很失望。學習班結束后,我又繼續操練,連續打坐几個月。有一天晚上打坐,我感到額頭慧目處開始發光,像瀑布一樣向下流,又像閃電一樣閃個不停。我嚇坏了,后來看了看書,覺得可能是功夫又長進了。以后又繼續練,這种現象依然存在,感到額頭上開了個大洞,似乎看到了另外一個世界,黑茫茫的,有的時候整個額頭像個透明的玉一樣,閃閃發亮,透光性很強。這個印象至今難忘。后來,我找了當地一著名气功師幫我看了看,他說我的天目已開了一大半,我當時興奮不已。

  在練完慧功之后,我又怀著好奇的心情,來練禪密功的最高功法:身外身、他外他,也就是所謂的分身術,即把自己的靈魂從肉体中分出來,据說到最高層次,可將靈魂脫出,到梵(靈)界中自由飛翔。禪密功對此有嚴格要求,練此功時,旁邊一定要有老師指導,以免靈魂出去,收不回來,人就死了。這個功我練了短暫時間就不敢練了,感到靈魂出去,体內虛空,十分恐怖,我也生怕死了划不來,就不敢再練了。

  (3)嚴新气功

  1987年以后,嚴新的出山使中國的气功熱達到了高潮。我當時對嚴新崇拜得簡直是五体投地,不但听了他的報告,還買了他的功法磁帶,開始練嚴新气功。他的功法的确很邪,意念极其复雜,要心想蓮花,想自己7歲以前的形象,想一漂亮女孩等。嚴新在功法里強調,練功時,他會給你加功,宇宙間其他高能量的師傅也會考察你,給你加功,這個考察過程可能很長,有時要几十年。練了他的功法的确出功很快。我記得有一次,那時我已參加工作,練了他的功后,精神特別好,精力特充沛,力大無窮,就想和人打架,大約兩天兩夜未睡覺。但第三天,這現象又突然消失了,我當時也感到很奇怪。据嚴新說,人一天可以24小時練气功,只睡14秒就足夠了。我當時想,一定是宇宙間某种高能量的東西進入我体內。

  (4)寶瓶气和瑜伽意念等

  寶瓶气也是藏傳密宗的修練方法,其功法將人体想象成為一個瓶子,瓶口在頭頂或百會穴,宇宙的精華從這個瓶口進入体內,其意念也十分复雜,比如說意念皎洁的月光象泉水一樣流入体內。瑜伽意念很消极、陰險,它的意念像一條眼鏡蛇在人体內督脈里穿行。

  二、認識基督教

  自從參加工作以后,由于工作經常要出差,和別人同住一個房間,別人也不懂气功,我也不好意思再練气功,這樣也就慢慢冷落下來了,練气功也就三天打魚、兩天晒网。結婚后,太太對气功也很反感,有了小孩以后,就更沒机會練了。隨著社會的發展和中國的改革開放,注意力放在吃吃喝喝、炒股票這上面去了,但气功的影響和影子始終存在。即使到了美國,气功還時多時少地影響我,我始終把气功當做自己的救命法寶,身体稍有不适就重操舊業。

  到了美國后,開始接触基督教,認識圣經。我認識基督教分為兩個階段,一是初步了解,二是思想上激烈的斗爭。

  1.接触了解

  一開始到了教會,我很反感,怎么有些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分子,竟然還相信迷信。我對禱告感到很可笑,所謂禱告不就是對著空气喃喃自語嗎?什么耶穌寶血洗清罪等,我心里想這是什么話啊,听也听不懂!每次到教會去,都帶著很多問題,喜歡跟人抬杠。有時候,提一些极其古怪問題想問倒對方,大有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的豪情。人是上帝造的,那上帝又是誰造的?如果上帝存在的話,那人世間還要警察、軍隊來維持社會的秩序干什么?上帝真的仁慈嗎?你瞧,在舊約里,他殺了多少人。教堂里整日唱贊美詩歌頌上帝,豈不是太肉麻,這樣的上帝有什么意義?我當時非常固執地認為,世界上所有的宗教都是條條大路通羅馬,耶穌、釋迦牟尼和穆罕默德都是兄弟,他們的最終道路是一樣的。我想耶穌可能是個類似中國雷鋒那樣的道德品質极為高尚的楷模吧,而“圣經”這本書嘛,是個神話故事,尤其是舊約,像挪亞活了九百五十歲,那豈不是笑掉大牙。后來又把耶穌想像成為一個功力深厚的大气功師,你看,他能在水面上走,不正是輕功的表現嘛!當時我認為,所謂世界上的一些神話故事,是人們對事物的認識不足,比方說,有科學家發現,號稱有鬼的地方次聲波很強等等。有神論是极端荒謬的,只存在不可知論,隨著科技的進步,不可知的總會搞清楚的,任何宗教必將退出歷史的舞台。

  2.思想斗爭

  在去教會的同時,逐漸地我又看了一些書,如《游子吟》等,也看了《海外校園》等雜志。我當時特別喜歡看方舟子的“新語絲”网站里的“批判基督教論壇”,那里有很多文章,如“錯誤百出的圣圣經”等,同時又看了基督教网絡使團對方舟子的反駁,雙方論辯的很激烈,似乎兩方都有道理。我的思想上經常在斗爭,一下偏向這邊,一下偏向那邊。

  我也曾從圣經中一些人的家譜來推算地球的年齡等,試圖找出其破綻從而來否定基督信仰。但漸漸地,我發現包括很多知識分子,喜歡斷章取義,更有許多人,圣經根本未讀過,就指手划腳,這恰恰是一些搞科學的人整天說要按科學辦事,卻對待基督教和圣經自己不遵守科學態度。再者我發現了方舟子等人的几個謬誤:

  其一,在對他人的批評和批判偽科學中,方舟子沒有一次做過自我批評,哪怕是他自己引用、翻譯上的錯誤等,說明他個性很強,也很傲气。因而,看問題必然帶來偏差,尤其是對基督教的批判,對圣經的理解往往限于字眼里的理解,并想方設法用理性的辦法來推理,喜愛在枝節問題上纏繞,很不謙卑,說到底他根本沒讀懂圣經。

  其二,在對待气功等特异現象時,全盤否定,認為那是騙人的把戲,或者說是魔術和謊言;動不動用走火入魔、心理暗示、幻覺、偏差或精神病來解釋,其觀點是不相信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否認事實的存在。他的結論是較武斷的,是通過自己堅定不移的無神論信心得出的結論,沒有事實基礎,對練气功特別是練得很深的人來說,這樣的理論是不值一駁的。

  其三,對于靈性世界的存在問題,唯物主義者堅決持反對態度。而我在練气功時,已感覺到靈界的存在,但又說不清,用現代科學來解釋也無能為力。無神論者堅持認為人的靈魂不存在,很多現象是屬于幻覺或其它大腦疾病,他們甚至認為《新約》里的圣徒保羅見到的异象是屬于神經系統有毛病。誠然,人的大腦很复雜,但很多研究也很有說服力,我翻閱了一些資料,如對人体靈魂問題的研究,人的瀕死体驗等,特別是著名雜志“柳葉刀”2001年刊登的一篇有關“Near death experience in survivors of cardiac arrest: a prospective study in the Netherlands”(猝死幸存者的瀕死經驗)的文章很能說明問題,盡管我不是醫學專業,但這是篇統計綜述分析,通過對344個病人長達8年的跟蹤研究,表明有許多人在瀕死階段有靈界的感覺,并有統計學差异,我認為對靈魂存在的科學證明,有學術价值。

  其四,記得在《游子吟》里,有對生命起源的探討,單靠隨机組合而產生第一個生命所必須的DNA分子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而方舟子的批判是其碰撞有可能在物理化學規律的作用下,會大大減少形成的時間。當然這不是不可能的,我不禁要刨根問底,這物理化學規律又是從何而來的呢?

  其五,很多人都說,基督教講愛,怎么還發起戰爭?往往有人提起十字軍東征等,并樂此不疲,似乎不提不足以平民憤,而且似乎成為一种時尚。這樣的人分為兩种,一是不懂得愛和公義的關系,錯誤地把國家与國家的戰爭理解成不同宗教之間的戰爭,并把基督徒個人所犯的錯誤無限放大,歸結于整個基督信仰。第二种人是人云我云,自己根本搞不清,跟著亂起哄,据我觀察,這樣的人還不少。

  其六,很多人也是有神論者,但他們相信佛教、回教等而否定耶穌基督這唯一真神。他們認為他們找到了人生的真理,但仔細研究,他們的理論和實踐都有缺陷。如佛教認為万事皆空,但他沒有看到,空外還有不空的在掌管一切。

  我在思考這些問題的同時,還參加了附近教會的星期天早上的主日學和星期三的ESL(英文)班。通過同基督徒的接触,我慢慢地發現了基督徒們有一些共同的特點,他們的家庭很幸福,為人很真誠,他們有平安和喜樂。是什么力量在支撐著他們這么做?這促使我深深思考。通過一段時間的慕道,心里越來越明亮,對基督信仰也越來越感興趣。

  三、決志信主

  文章看得愈來愈多,真正促使我醒來的是有一天我在网上看到了一篇連載文章《沖破靈界的黑暗》。作者小光曾練習气功多年,對气功理論和實踐作了大量的研究和學習,并對相應的宗教如道教、佛教、儒教、藏密、瑜伽,以及占卜、武術等作了不同程度的了解和實習。他從一個無神論者,成為一個有神論者,又成為一個虔誠的气功信徒,最后成為了信奉耶穌基督的人。特別是在書中看到气功是非常危險的,气功的原理和本質是通過靈界的力量來達到目的,它的背景來自于邪靈,它的特點是行邪術异能和拜偶像。這仿佛是晴天霹靂,我逐漸地感到了害怕。回憶過去練功過程發生的一些事情,感到十分恐懼。

  說來也巧,有一次福音聚會后,一個姊妹在談話時突然問我,你過去練過气功嗎?我當時心里一惊,她怎么會問這樣的問題,因為我練气功的事從來沒有對任何人說過,這難道僅僅是巧合嗎?她又接著問我,你看過《沖破靈界的黑暗》這本書沒有?事實上我看過,但當時我心中對書中的看法還有些不服,但我又對書中寫的事實表示認可,因為我也練得非常深,有相同的經歷,書中寫的東西靠憑空想像是絕不可能的。我也慢慢地思考起來。

  2003年3月下旬,听了原气功師李前明弟兄做的見證磁帶后,我毅然舉起手決了志。我生下來從來沒有給任何人跪過,從那以后,我情不自禁地向上帝屈膝。

  信主以后,我對人生的意義有了重新的認識,這的确是過去的我已死去,新的生命又開始了。非基督徒往往很難理解基督徒的行為,他們說,基督教是排他的,耶穌就是道路和真理,恐怕太狂了吧。我的看法是:

  其一,這世界上有沒有絕對的東西。有絕對這個詞存在,就會有絕對的東西。在歐氏平面几何里,兩條平行線永遠不相交,這就是絕對的真理,也是公理,而公理是不需要證明的。如果說世界上所有的神都一樣的話,最好的比較辦法就是他們在一起比較,就知道了;而基督徒生命的轉變有力的說明了這一點。上帝真的“狂妄”嗎?這個宇宙包括人本身就是他造的,本來就應該以他為中心,而由于人類的罪性,与神斷絕了關系,人在享受上帝創造的陽光、空气和水的同時,以自我為中心,并大言不慚地對著上帝評頭論足,這到底是誰狂?

  其二,也有人說,上帝真的存在的話,給我們亮一下相,大家不就都信了。真的如此嗎?主耶穌行了那么多的神跡,法律賽人信了沒有?兩千年后的今天,不還是有那么多人不但沒信而且在辱罵他嗎?有人說,若上帝再給我造一個太陽看看,我就信;但如果這樣的話,他可能還會不信;他會說再造一個地球給我看看;地球造好以后,他還會不信;他會說,再造一個月亮給我看看。這樣的人永遠不會信上帝,因為,上帝已經造了數不清的星球,他都不相信,再造一兩個他會相信嗎?所以說,沒有一顆謙卑的心,不可能認識上帝。

  其三,科學与信仰的關系并不矛盾。《圣經》本身不是科學的教科書,它是遠遠超越于科學的。不錯,自然科學是探討真理的,但科學家的工作是將真理的局部細節化和放大,人們在得知這些細節后往往會沉溺于自我陶醉和自我驕傲中,而“只見樹木,不見森林”。

  其四,什么是福音?福音就是好消息。有人說,上帝太殘忍,在舊約里殺了無數長子,如果按這樣推理的話,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上帝殺的,因為即便人無疾而終,他最終還是死了,是間接被殺死的。但上帝并沒有忘記人,主耶穌為我們上了十字架,為我們洗清了罪過,并承諾讓我們將來在与神和好的天國里,過著永琲漸肮﹛C而對我們的要求只是要認他作為生命的救主就可得救,這難道不是人世間最大的好消息嗎?不是奇异恩典嗎?我不禁仰天長歎,人啊,你到底算什么東西,你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渾身充滿了污穢,從天上往下看,你還不如一個螞蟻,你憑什么讓神來救你?主耶穌啊,你不可能不是神,你在被釘在十字架上,臨死前還在禱告:父啊!饒恕他們吧,因為他們做的,他們不知道。上帝對整個人類的救贖計划是那么的偉大,這樣位格的神,充滿慈愛和權柄的上帝,叫我怎能不歌頌他!

  其五,人生的意義是什么?人生的意義就是為了榮耀上帝的名。世界的根本就是真善美的,我們就是要歌頌真理!人世間雖然有苦難,但上帝与我們同在,人類的苦難就是上帝的苦難,這在主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達到了极點。人類是有苦難,但把苦難和惡行都歸罪于神,將一切責任推給神,實實在在是個不負責任的回答。人要對自己所犯的罪惡負完全的責任,至于上帝為什么不把苦難消滅掉,我相信上帝一定會有他獨特的美意,我們絕不可以人類有限的智慧來揣摩全知全能上帝的旨意。

  其六,對于基督徒來說,特別重要的一點,是要和上帝保持緊密的關系。《創世記》一開始就指出:“耶和華的靈運行在水面上”,同時“務要謹守、警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游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得前書5:8)。這說明靈具有動態性,這是靈界的規律。世界上沒有騎牆派,人不屬于上帝,就屬于魔鬼。魔鬼往往在人舉棋不定、猶豫不決時乘虛而入。基督徒千万不要讓魔鬼鑽空子,而要讓圣靈長駐,這就需要經常參加團契,和弟兄姊妹在靈里交流。

  四、決志后的變化

  我信主之后,發現身心有了很大的變化。變化的時間表就是從信主那天晚上舉手后開始的,我的變化有以下几种。

  1.生理上的變化

  決志后當天晚上,不知道怎么搞的,我打起了嗝,力量很大,我有點吃惊。嚴格地說,那還不太像打嗝,而像中醫的拔火罐,一個力量往外拔,特別是從丹田處往外拔。當時,我對太太開玩笑說,會不會是過去練气功時帶來的魔鬼出去了。沒想到,第二天白天又開始打嗝,晚上也打,這股力量明顯來自体外,似乎天上有股力量要把我体內的什么東西要拉出來。后來讀圣經,發現耶穌赶鬼的故事与此很類似,才明白練气功的過程就是邪靈附体的過程,邪靈在我的身体里合而為一,它先讓我先嘗些甜頭,治治病等,然后我就會成為它的奴隸。決志后,主耶穌幫我從体內赶走了邪靈。另外,信主后不久,我的舌頭開始被往外拉彈(打結),很是嚇人,一直持續了好几個月。

  2.夢境的變化

  以前練气功,往往作夢也在練气功,出現一些情況,但百思不得其解。如,作夢時,老是全身不能動彈,像被捆住一樣,有時候大汗淋淋,拼命叫喊卻又喊不出來。民間叫做夢魘,又叫鬼壓身。經常覺得靈魂沖出体外,克服了地球引力,在云里面漫步。并經常到星星上去,見到了飛碟,這些飛碟成群結隊,很難用語言表達,与我們新聞報道的飛碟完全不一樣。而從信主后那天起,突然消失了。

  在信主前,還有一個現象,半夜經常突然被惊醒,但環顧四周卻什么也未發現,這是來自邪靈的最輕的一种干扰,信主后也消失了。

  3.開始有靈界的干扰和撒但的試探

  這樣的例子很多,比較突出的是以下的一個例子:

  2003年6月下旬,唐崇榮牧師在亞特蘭大舉辦大型布道會,我也早做准備去參加。在臨行前的一個星期,突然我感到心慌,早搏极多,我不敢大意,到醫院進行了很多檢查。做了心電圖,卻又什么也未查出來。到底去不去听這個布道會,經過思想斗爭并問醫生,決定身上背一個24小時動態心電圖監視儀前往亞特蘭大。回來后,心髒不舒服也時隱時現,我又做了心動超聲、心髒疲勞試驗和抽血檢查,但是什么問題也沒查出。教會里的弟兄姐妹也為我做重點禱告。7月下旬,我突然感覺心髒好了。7月25日下午,我在休息近一個月后,頭一次興高采烈地想去教會查經,正准備出門,突然,一個惡狠狠的聲音對我說:“今晚你休想到教會”,聲音很大,很尖,像巫婆一樣。當時,我感到心里很難受又很詫异,渾身起了雞皮疙瘩,毛骨聳然,但回顧四周,卻什么也沒看見。我隱隱

  約約感到今天要出什么事,但又不明白究竟要發生什么。出了門,在我家門口的山坡上,有輛類似UHAUL(搬家車)的大卡車在搬家,這輛大卡車橫過來停放著,使得道路的交通很成問題。這時從坡上過來了三輛車,前兩輛是小汽車,出于禮貌,我讓他們先過來,但第三輛車后面拖了個极寬的尾車,我讓他先過,他卻讓我先過,很明顯由于搬家的大卡車堵住了道路,他過來极不方便。我也只能先過,我小心地從大卡車旁饒過,速度也放到了最低。再往前開,我的車的位置就和第三輛車几乎是平行了。但由于路面极窄,他的拖車极寬。我很難通過,為了防止碰上他的車,我把方向盤往右稍打了一點點,一瞬間,右前輪胎碰上了路沿,白煙冒起,沒料到,輪胎气門芯恰好碰上了路沿并開了個口子,輪胎癟了。如果路面再寬一個厘米,也絕不會出現此現象,其計算的精确度和對未來的預測度讓人歎為絕止。我一下恍然大悟,魔鬼,你休想阻止我去教會。我連忙打電話給AAA(汽車保險公司),換好輪胎去教會。這一個月的一系列情況終于真相大白,靈界的爭戰從來就沒有停止過,也使我深深懂得,有些事,人不可能達到也根本無法想像到。

  4.靈性上的變化

  信主以后,我的自信心增強了很多,尤其是平安的感覺,以前老好与人爭論,如宇宙有几維空間等,頭腦搞得挺累也還是搞不清楚;而現在,我倒心里很平靜,有的東西我可能永遠搞不清,但我不怕,我知道后面有位神在掌管一切,我只要信靠他就可以了。同時,信主后,我十分注意自己的行為,雖然說不可能不犯罪,但對小罪大敏感,這就是圣靈的作用吧!另外還有一個很大的變化很奇妙,就是圣經慢慢讀懂了,以前很多不理解的現在明白了,主耶穌的話真是句句扎心,有時候禁不住拍案叫絕,尤其是早在2000年前他對世間人對基督教態度的預言,真是入木三分,這反而更增加了我的信心,這本圣經不可能是人寫的,只有通過神的啟示才能點明這些真知灼見。

  五、气功的本質

  對于气功有許多解釋和觀點,如幻覺、心理暗示,精神病,魔術等,如果說這些觀點都是錯的,那肯定是不科學的;但如果僅限于這些觀點,我認為是极不深刻的。幻覺、心理暗示等理論可以說是解釋的同心圓的外圓部分,他們可以部分地解釋气功現象,但一些特异現象無法解釋。

  什么是气功?气功是真的嗎?這是人們常問的話。要把這些問題完全說清楚,這不是本文的主題。几乎所有知道气功的人都認為气功至少有強身健体、修心養性的作用,即使那些反對气功的人如司馬南、方舟子等也在不同的程度上同意這种觀點。因為人們确實看到或体會到了這一不可辯駁的事實。气功引起的最大爭議在于特气功能和靈界的現象是否存在這樣的問題,在這方面,導致了無神論者最不愿接受的結論——鬼神論。于是,人們出于不同的動机作出強烈的反映,無神論者認為這很荒誕,是迷信,他們反對的方式是堅決否認气功出現的特异現象,他們絞盡腦汁地試圖用种种現代科學理論和哲學觀點去裝點它,包裝它,結果他們的种种解釋顯得支离破碎,捉襟見肘,明眼人一看不禁感到滑稽。

  對于气功信徒來說,他們固執地認為,气功是由來已久的,是人們尚未認識的人体現象,是深奧的宇宙生命科學。在這一點,古代東方的佛教和道教建立了不朽的功勳,特別是佛教的闡述是多么深透啊!一個人如果把佛教的重要經典真正讀懂了,就能深刻地領悟到“明心見性”、“心物不二”的真諦,對气功界出現的一些特异現象就很容易理解了。原來《楞嚴經》上早就說了“六根互用”。又如,遁術,原來一切山河大地,乃至自身根器,皆為心識所變現,當色蔭盡、受蔭盡、想蔭盡、行蔭盡、識蔭盡時,法身遍滿宇宙,或者原本沒有什么時間、空間,只要證到羅漢果的人就可以做到這一點。他們認為人体科學研究的突破必將帶來一場科學上的大突破,气功,是二十一世紀的太陽。

  圣經的觀點:創世紀里寫道,耶和華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名叫亞當。因此,“气”并不是空气的意思,而是代表某种靈性。“气”是個中性的東西,問題出在“功”上。“功”也就是功能的意思,特別是一些宗教气功,強調功力的不斷提高,如佛家气功的六神通,道家气功從練精化气、練气化神、練神化虛、練虛還無,都是一個异能從低到高的追求過程。

  以弗所書第六章12節寫到:因我們并不是与屬血气的爭戰,乃是与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体的惡魔作戰。這段經文明确提出,在我們這個世界上,還存在著另外一個世界,叫做靈界。超自然的力量,也就是來自于靈界。气功治病的道理,是在靈界里面,想在物質世界中,講出它的道理是徒勞的;而通過气功得到的能力,來自于撒但魔鬼。一旦你練气功,你的靈就會与靈界溝通,撒但魔鬼的靈會來找你与你溝通,撒但魔鬼經常偽裝成光明的使者,會給你嘗試一點甜頭,放長線釣大魚,當你上他的當時,也就一步步落入他設置的陷阱中。比如說,某些疾病的确得到醫治,某方面的能力的确增強了,身体也強壯了。練功時擺出的各种姿勢,都有敬拜撒但魔鬼的涵義,盡管你不知,你敬拜他,他就進入你的心中。魔鬼(邪靈)的工作并不是為了給你治病,而是讓你崇拜他,通過一些手段使人遠离上帝。練气功到高級階段,能有特气功能,接触到靈界,撒但會差遣他手下的大小鬼魔附到那人身上,在气功界中稱為附体,這附体一上身便奪取人的正常理智,使人做出各种危險的事,甚至自殺或殺人,使人未及信主前就奪取其靈魂,這是撒但魔鬼抗拒福音的有力方法。魔鬼早在人類產生以前就已存在,他的丑惡的本性難移,他們的命運已經被決定,他們將被永遠鎖在火湖里,這在《啟示錄》里有明确交待。

  人們往往不能認識靈界的存在,而上帝知道人類的局限性,就通過啟示,把這個宇宙的真相源源本本地告訴我們。主耶穌第二次再來時必有審判,人無論高貴低賤,都必被審判;人只有通過耶穌基督才能擺脫魔鬼的控制,獲得救恩,這就是靈界的真理。

  主耶穌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我很慶幸自己找到了一條正确的人生道路;我也很感謝上帝,讓我多次戰胜了魔鬼的襲擊和干扰,我將堅定不移地依靠主耶穌走這真理的道路。

  (趙暉 來自中國大陸,現居美國北卡州。)

摘自[生命与信仰/2004/06],特此鳴謝!

  相關鏈接:《沖破靈界的黑暗》


上一篇:被擄的 得釋放

下一篇:凡等候神的,必得見他的榮耀——主耶穌如何拯救了我的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