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敞開的門》資料

  一封公開的信

  同蒙恩召的弟兄們鑒,敬啟者:我覺得需要一個報為著各地工作通訊之用者,已經有年了。因為各地的地方通問,乃是屬於地方的,乃是教會的。但是,我們需要一個互通音問的報是為著各地的,為著工作的。「敞開的門」這個名字早就取好了,但是我一直盼望有別人受主的托付而起來負責。因為一面這是一個需要,而另一面我因為有特殊關係的緣故,致不能由我去作。如果是由別人作的,就不過是個人的、恩賜的;由我作的,就變作正式的、地位的。為要避免這一個,所以,年來都不敢動。

  真是想不到會在這個環境中,在這個時候裡,在這個地方中,發行這個通訊的刊物。我現在只得作我所不願意作的。不過請弟兄們一直記得,這是個人的職事,而非團體的機關。若有那一位的同工,或者那一個地方的教會,不願意他的消息在此發表,就請聲明,以便我不至於在這件事侵犯了誰。但是我盼望能夠有各地的消息,使關心你們者有了消息,也能代禱。

  我這次本是要往英、美去,但是,不知為什麼緣故,一直在路上遲遲其行。在南洋過了十星期,仍然未入印度海。在檳城的時候,覺得主要我回來,先作一點別的工作,然後再行赴英。

  這個《敞開的門》所注重的,是各地傳福音的工作。我們相信現在是傳道的門最敞開的時候,求神使我們利用這機會。在這刊物上,我們要登戴:

  (一)關乎工作原則的文字,
  (二)各地傳福音的消息,
  (三)工人(使徒)移動的住址,
  (四)各處有地方教會者的聚會所地址,以便避難弟兄有地方可去聚會,
  (五)各地在主裡弟兄(門徒)的行蹤,以便安關心者的懸念。

  我們現在暫時在漢口小董家一巷福音衖出版,將來或者要移到長沙也難說。但是在還沒有新的通告之前,我們的通訊處總是漢口。

  還有一件,因為各地同工行蹤無定,要寄信者不知如何是好。我們願意在這一件事上服事弟兄,凡有信件要我們轉交者,可寄到上述地址,我們自當照辦。

  自然,這刊物是非賣品,乃是仰望神供給需用的。專此,敬問平安!

  你們的弟兄倪柝聲上九月十九日

  緊要啟事

  因為直接、間接受戰事影響的緣故,各地的弟兄蕩產者、失業者、進退維谷者,為數甚多,其中困難情形,已在意料之中,然非身受者不能盡知;當日猶太地聖徒受災的時候,保羅特勸各地教會為之特別捐輸(林前十六;林後八至九)。正是「你們的富余,現在可以補他們的不足,使他們的富余,將來也可以補你們的不足」。因為神的原則是:「多收的也沒有餘,少收的也沒有缺。」(林後八14-15)但願神給我們恩典,使我們能夠施恩。

  當日有提多,今日也有。我已經商妥魏光熹和藍志一弟兄作收款人。他們的地址如下:
  香港九龍石硤尾街三十九號三樓魏光熹
  漢口小董家一巷福音衖藍志一
  我要會同他們盡忠分配這些錢,使弟兄得益處,使神得榮耀。
  基督的僕人倪柝聲啟十九日
  倪柝聲啟事

  前四年我在《通問匯刊》上,公開的答覆王弟兄的一封信,說到有一班的弟兄被人稱為「公開的弟兄會」者,到底是否宗派的問題。不久前,我在南洋的時候,太平有一位弟兄(英國人),他要對我證明這一班弟兄並不是宗派。聽他說了之後,有許多我仍然相信我以往所說的。但是,他所說的,有一點實在是對的。他指明Christian Missions in Many Lands這一句話並不是代表一個差會,因為Missions這個字是多數的,並且是用in字,不是用of字。我雖然看見過人曾把它當作一個團體,縮寫作C. M. M. L.,我卻喜歡相信我弟兄的話,所以特意在此申明一下,使弟兄們明白真相。因著我們知道聖經的教會是地方的教會的緣故,我們不能、也不必說誰是宗派,誰不是宗派。只要看他們是不是地方的教會而定。所以,各地方的「弟兄」們到底是否宗派,是不能一概而論的,我們當就地而定。求神給我們恩典,也求弟兄們赦免我這一點的不準確。

  一九三八年三月五日倪柝聲於香港

  倪柝聲弟兄函(由英國寄來)

  在此危急存亡之秋,弟真是何等的盼望能和你們同在一起,一同擔當重擔。但是,主引導我的腳蹤。

  我此次來歐,並無其他目的,就是覺得神要我來此尋找神的遺民,與他們聯絡,一同學習禱告,帶進神的國度。我們真是需要復興,看見我們當初所看見的,並且讓我們的工作,受這個異象的支配。

  倪柝聲上六月十三日

  倪柝聲弟兄函(自英國寄)

  弟在此間工作,頗蒙主祝福,讚美主的名。許多的人盼望我們從主所受對付而學的真理,能夠寫成英文。我自己也真看見這個需要。英文世界實在是很貧窮,不過如果這不是絕對出乎主,我總不願意動。我們自己受捆綁,乃是工作清潔,及價值屬靈的條件。許多人在這裡很捧我;但是,我的眼睛只望著主。我拒絕受外面的動而作什麼。我是學習了十字架的人,這些不能使我重看自己一點。人如果知道了什麼是傚法他的死,就怎能在人面前求榮耀呢?但是,另一方面,主實在是恩待了我在這裡。讚美他的名。

  不過有一件事,我多年所常覺得的,就是弟兄們的易足。他們實在是有許多的路未走,但是,有的卻以他們所已有的為已足!有許多的乾糧,真是有不得其人而傳之感!這次主施恩使我得遇好些(雖然不多)主裡很深的人,述說神更深的事。你知道我從來不勉強作人師傅(這是一個最可惡的態度),都是等人要求。這次亦然,主自己感動人來要求。他們得益,我自己也甦醒。我總覺如果要寫書,總得先寫中文,後是英文。但是,在這種情形之下,我還不能說,我知道主的心意。數次匯款,俱系二三兄姊,罄其財產以助。此外,普通熱心的人,對於奉獻,更不如國內。有者需有人要求方肯。這些與我們根本就無分。我們無論多難,總要保守我們在主前所持守的。試煉實在多,但是,我們所信的到底是活的神!在主給我看見主要我在此的已經得著了之後,我即當首途回國。哦,我何等的要求能不早不遲的行走在神的旨意中。因為知道時勢的緊要,更叫我們不敢有自己的意思。同工四散,未能聚首一堂,時覺悵然。但願我們四散,都是行神的旨意。讀《敞開的門》,真是叫人讚美神。但是,我向神的呼求是,少年的同工,能知道十字架如何對付肉體!和天然的生命!

  弟柝聲上十五夜

  倪柝聲弟兄函(自英國寄)

  弟在凡間工作,頗蒙祝福。盼望一切在主面前有永遠的價值。弟越過越覺我們天然的人受約束的緊要,我們失去自由,就有生命的能力。兄以為然否?弟心裡所為同工擔心者,即知道什麼是天然力量者的人並不多,更遑論拒絕了。但是為著自己,我是歎息著追求清潔!沒有攙雜。但願神施恩。

  弟柝聲上九月十三日

  年來弟所擔心者,即後進的弟兄沒有經過十字架,並不知道肉體的敗壞。他們缺少雅各大腿脫臼的經歷。他們需要啟示,並被神摸著,以致肉體受了一生無法恢復的打擊──終身跛子。我們當初受神的對付時,也許不覺得其寶貴,如今看見別人的需要就知道了。弟本定二月四日從英去美,(目前正在譯《工作的再思》,)然後回國。如需弟早日回來,請來信通知,當即照辦。來信請寫

  C/O Thomas Look & son

  Paris Via Siberia

  倪柝聲弟兄函

  年來弟的工作,自然是注重於貴橡(英國史百克先生處)。雖然另外有其他許多的工作,但是在弟看來,貴襐是最重要的。歐洲情形一如中國。許多工作與工人都不錯,但是多非由啟示出來,而一切根據於傳受者比比也。至於肉體的認識,及天然的拒絕,則一如國內,幾乎成為絕響。貴襐實為今日歐美見證的中心。有見證,有啟示,識肉體,知天然。至於身體生活的亮光,尤為人間少見。但貴襐一如其他地方需要幫助才能完全。而自命來幫助貴襐者又這樣的多,叫貴襐不能不小心提防。年來他們待我實在越於常人。他們自然是一面開著,一面提防著。而我也逐漸將我在主前由恩典所受的,而因環境所隱的分點給他們。同時,你知道我是不自為人師的。許多的地方,我知道神要用以幫助貴橡的,但是我那裡知道我不會錯?人是何等的容易受自欺的夢想的支配,而以為自己是何等的緊要!所以,我等著,我忍耐著等著。我的心實在是急於歸來,但是我知道我有工作當作。在二月的聚會,神帶領我們──特別是我與史先生二人──看見許多同樣的點。我們兩個見證完全合一了。(下略。)

  弟聲上二月十七日

  倪柝聲弟兄函

  主施恩明日船可到波賽。大約在印在星,均有些逗留,即可返滬。……讀《敞開的門》,真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懼。如果同工們缺乏作工的基本條件,則工作前途與「以往」的將有何分別?但願主施恩。你出外走了這麼多地方,你相信麼?一切都在乎知道十字架如何對付了天然的能力。

  弟聲上五月二十二日

  《敞開的門》啟事

  這個《敞開的門》所注重的,是各地傳福音的工作。在這刊物上,我們要登戴:

  (一)關乎工作原則的文字,
  (二)工作的消息,
  (三)教會的通問。

  本刊乃非賣品。乃是仰望神供給需用的。
  閱者隨時多方的代禱,是本刊所需要的。

  復刊《敞開的門》(執事報,已並入本刊)

  性質 盼望能說出事奉的路,幫助事奉主者及各地教會前進,並解決職事上的困難。
  版期 不定期。
  價目 不定價。
  訂閱 凡願訂閱本刊者,請將姓名、地址、分數寫清楚,寄交上海郵箱五○○八號福音書房發報部收。

  注意 (一)訂報時,字跡切勿潦草,地址必須清楚。(二)外省訂者,必須註明省名。(三)更改地址,姓名必須前後一律。最好是將包皮紙上的號碼寄來。

  匯款 神的兒女若願按神所賜的力量,幫助一切發行的費用,我們也樂意接受。若匯款,請匯上海南陽路一四五號福音書房發報部收。如由郵局匯款,兌付局名,務請註明:靜安寺。

  發行啟事

  (一)我們盼望能繼續出刊《基督徒報》、《復興報》。(《道路報》要並入《基督徒報》,《見證報》要並入《復興報》。仍是不定期、不定價的。)(《基督徒報》、《復興報》,以前各期,一本無餘了。)
  (二)《基督徒報》及《復興報》,因主編人均在外工作,出版尚有待。請諒。

  一九五○年九月

  (編註:此報發刊於一九三七年九月,至一九三九年九月,共十九期。一九四八年發行《執事報》以代替,後來在一九五○年六月再度復刊,共三期。)